魏晉時期的喪葬儀禮:從曹操發起薄葬說起

魏晉時期的喪葬儀禮:從曹操發起薄葬說起

魏晉時期,喪禮的根本風俗盡管仍沿襲前代,但有些作法卻發生了很大改變。最杰出的表現就是薄葬蔚為習尚。

在其時的統治者中,最早倡議薄葬的應該是曹操。
?
曹操

建安十年(公元205年),曹操“以全國凋敝,下令不得厚葬,又禁立碑”(《三國志·魏書·武帝紀》)。建安二十三年(公元218年),曹操自作終制,令曰“古之葬者,必居貧瘠之地,其規西門豹祠西原上為壽陵,因高為基,不封不樹”。(《三國志·魏書·武帝紀》)

建安二十五年(公元220年),曹操卒,他曾立遺詔說:“全國沒有安靖,未得遵古也,葬畢,皆除服……無藏金玉珠寶?!?《三國志·魏書·武帝紀》)

曹操的做法,很得后人稱道,《晉書》就曾說,“魏武帝以禮送終之制,襲稱之數,繁而無益,俗又過之。豫克己送終衣莢,題識其上春夏秋冬,日有不諱,隨時致使,金鉺珠玉,銅鐵之物,一不得送,文帝遵奉,無所添加······漢孔冥具基多,自是皆省矣?!?/p>

曹操發起薄葬并一馬當先,實為改變漢代的厚葬陋習開了個好頭,此后他的后繼者都循而未變,就連崇尚豪華的魏明帝都“未邃營陵墓之制”。上層統治者實踐薄葬,下必效之,所以,曹魏時期奉行儉約的喪葬風俗開了一個好頭。

曹魏推行薄葬的做法被兩晉所沿襲。

司馬炎

晉武帝司馬炎的祖父司馬懿和父親司馬昭都厲行薄葬。司馬懿死前“預作終制,與首陽山土葬,不墳不樹;作《顧命》三篇,殮以時服,不設冥具,后終者不得合葬”。晉惠帝司馬衷身后,“山陵不封,園邑不飾,墓而不改,同于山壤,是丘阪存乎其陳葬,使齊乎華夏矣” (《晉書·刑法志》) 。東晉明帝司馬紹臨終遺命薄葬:“一遵先度,務從簡約,勞眾崇飾,皆勿為也?!?(《晉書·明帝紀》)

從現代的考古材料看,兩晉時期的墓葬根本上都是土坑墓道,寶貴的隨葬品很少,墓內的隨葬器物,主要是陶瓷,如杯、盤、碗、壺、果盒等飲食器皿和熏爐、唾盂、虎子等日子用具。

漢代盛行的倉、灶、并、磨等陶制模型和家禽、牲畜的陶制偶像繼續沿襲,但形體不大,制造粗糙。就連墓葬立碑之俗有的當地也簡直被簡而略之,因為立碑“既私褒美,興長虛偽,傷才害人,莫大于此”。

這說明,在魏晉時期,薄葬不只成了代代相傳的定制,并且在有些時分現已簡化到了“同于山壤”的境地。

當然,這個時期薄葬之風的呈現,從根本上說它并不是人們片面希望的成果,而是與其時的社會環境有實質的聯系。魏晉時代,戰亂頻仍,社會動蕩,隨之而來的就是人們經濟日子的衰退。在這種狀況下,絕大多數人現已無力實施厚葬,因而實施薄葬是無可奈何的選擇。

此外,在魏晉形而上學思潮的影響下,這個時期人們的思維也發生了重大改變。在對待生與死的認識問題上,形而上學一改儒學從親親制出發而推重厚葬的傳統,代之而起的是“且趨當生,奚遑身后”(《列子·楊朱篇》),“固知一死生為虛誕,齊彭殤為妄作”(王羲之語),以及“死去何足道,托體同山阿”(陶淵明語)的思維。在小看逝世的思維支配下,薄葬之風的呈現也就是水到渠成、自然而然的事情。

不過,凡事都有破例,咱們說魏晉時期薄葬成風,并不是說整個喪葬的狀況都是如此,事實上,厚葬的現象仍然存在,并且有時分還一點點不遜于漢代。

三國孫吳時厚葬的現象就相當嚴重。孫皓夫人張氏身后,他悲痛不已,“葬于苑中,大作冢,使工匠刻柏作木人,內冢中認為兵衛。以金銀珍玩之物送葬,不可稱計” (《三國志·吳書》)。

西晉權臣賈充身后,晉武帝“為之慟,使使持節、太常奉策追贈太宰,加袞冕之服……賜東園秘器、朝服一具、衣一襲,大鴻臚護兇事,假節鉞、前后部羽葆、宣揚、緹麾、大道、鑾路、帳下司馬大車,棰斧文衣武賁、輕車介士。葬禮依霍光及安平獻王故事,給塋田一頃”(《晉書·賈充傳》)。

東晉元帝之子瑯邪王司馬煥兩歲即夭亡,元帝“吊唁無已,將葬,以煥既封列國,加以成人之禮,詔立兇門柏歷,備吉兇儀服,營起陵園,功役甚眾”?,樞皣页J虒O宵上疏諫曰:“兇門柏歷,禮典所無,天晴可不必,遇雨則無益,此至宜節約者也。若瑯邪一國一時所用,不為大費,臣在機近,義所不言。今日臺所居,王公百僚聚在都輦,凡有兇事,皆當供應材木百數、竹薄千計,兇門兩表,衣以細竹及材,價值既貴,又非表兇哀之宜,如此過飾,宜從粗簡?!?(《晉書·元四王傳》)但元帝并未采用此表的主張。相似這樣的厚葬之例也許多,這說明,在魏晉時期,厚葬的陋習與薄葬之風并存,并沒有完全絕跡。

與以前比較,這個時期喪葬的詳細風俗根本沿襲前制,只要歸鄉葬和合葬比較能反映魏晉時期的時代特色。

魏晉時期,因為戰亂的影響,人口遷徙非常頻頻,客死他鄉的人許多,人們盡管流離在外,但思鄉之情難以舍棄,即使死在異鄉,族員也要想方設法把尸骨運回故里安葬,以使亡人的魂靈得到安眠。

據《三國志·吳書·魯肅傳》記載,魯肅是臨淮東城人,“生而失父,與祖母居”。全國大亂后,魯肅“不治家事,大散財賄,摽賣地步,以賑窮弊結士為務”。后來,“攜老弱將輕俠少年百余人,南到居巢就瑜。瑜之東渡,因與同行,留家曲阿。會祖母亡,還葬東城”?!?還葬東城”,就是歸鄉而葬,這和咱們今日有的當地所謂的入祖墳差不多。

相似這樣的記載許多。如《三國志·魏書·典韋傳》中,典韋身后被“遣歸葬襄邑”。

《三國志·魏書·高柔傳》記載,高柔去蜀國迎父喪,“辛苦苛虐,無所不嘗,三年乃還”。

周瑜

《三國志·吳書·周瑜傳》謂周瑜“喪當還吳,又迎之蕪湖,眾事費度,一為供應”。

《三國志·吳書·虞翻傳》中,虞翻“在南十余年,年七十卒,歸葬舊塋,妻子得還”。

《晉書·王祥傳》記載王祥的兩個兒子王烈和王芬“同時而亡,將死,烈欲還葬舊土,芬欲留葬京邑”,祥流涕曰,“不忘故土,仁也;不戀本鄉,達也。惟仁與達,吾二子有焉” 。

合葬指配偶身后葬在一處。這種葬俗其實是人們信任“魂靈不死”在喪葬中的詳細反映。在古代人看來,夫妻活著的時分相依而生,身后他們的魂靈也需要相伴而存,這樣可免在另一個國際里孤苦伶仃。

魏晉時,有關合葬的記載也不少。

據《三國志·蜀書·甘皇后傳》載,蜀漢先主劉備夫人甘皇后身后,葬于南郡。章武二年(公元222年),劉備“追謚皇思夫人,遷葬于蜀”。但“未至而先主殂”。諸葛亮上言,“皇思夫人履行修仁,淑慎其身。大行皇帝昔在大將,嬪妃作合,載育圣躬,大命不融。大行皇帝存時,篤義垂恩,念皇思夫人神柩在遠飄飄,特遣使者奉迎?!对姟吩唬汗葎t異室,死則同穴。故昭烈皇后宜與大行皇帝合葬,臣請太尉告宗廟,布露全國,具禮儀別奏”。

劉禪對此當然沒有貳言,劉備終究與甘皇后合葬。

不過也有反對合葬的,司馬懿臨終前曾作制“后終者不得合葬”,但應者寥寥,他的子孫簡直沒有遵從此制的。司馬昭、司馬師、司馬奕、簡文帝、司馬道子等人最后都進行合葬?;实弁鹾罟们胰绱?,平民百姓對合葬的熱心程度也就可想而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