父親的臨終遺言

? ? ? ? ? ? ? 父親的臨終遺言
父親1918年正月生,1991年正月歿,享年73歲。
父親起病是一九九0年十二月二十九日,這一年的十二月是月大,有三十日,三十是除夕,所以,依照當地傳統習氣,二十九就是大年。正午時分,妻子把大年飯做好了,已經上了桌,等候一家人團團圓圓坐在一同吃頓年飯,這時父親說,他不舒服,不想吃,白叟家有點傷風風寒也很正常,一餐不吃也就算了,由于年日,就沒有去請醫師,到了第二天,父親病況轉重,臥床不起,咱們請了醫師上門醫治,到了大年初一,病況仍不見好轉,怎么辦,這時咱們心里很著急,方案送白叟到南昌大醫院醫治,可是父親左右一個不同意,其實咱們也猜出了父親的心思,一是新年期間,父親不想影響咱們過新年,二是家里很窮,沒錢住院,再一個是交通不便,那時打車不是件簡單的事,無法,只好請醫師到家里看,醫師請了一撥又一撥,就是不見好轉。
也許天數已盡,僅二十天的時間,父親的生命就已到盡頭,正月二十日二十二時五十五分,父親離別親人撒手人寰,臨終前的二三天,父親把我叫到床榻前說了三件事:第一是說他最放心不下的是我姐,姐日子困難;第二是交待咱們要把三秀姑和晚香姑當作自己的親姑姑相同看待,她們娘家僅有親人就是咱們;第三是他身后叫咱們不要怕,他說:世上無神鬼,滿是人作起,生老病死,是自然規律,人和其動物并沒有二樣,死了就死了,不會有靈魂的存在。父親是不折不扣的無神論者,又是個重親情義氣、大愛忘我的人,他沒有交待自己的后事,他認為自己七十多歲,想吃的都吃過了,愿望滿足了。
記住父親臨終的那天晚上,電視正在播映《楊乃武與小白菜》的最終一集,家人和親屬正在我親住的對面我房間看電視,剛到劇終出字幕時,我就急忙忙來到父親的病榻前,此刻父親已經坐在床沿上,我很驚訝,父親身臥床后,就起不了床,今日怎么能一個人爬起來了呢,我問父親要做什么,他說要便利,我扶他下床解了小手,完過后再小心謹慎地把他扶上床躺下,剛躺下父親就不行了,我大聲呼叫,家人和親屬聽到我的叫聲,當即來到父親的身前,父親沒有說上一句話就閉上了眼睛,沉著地上路了,咱們目擊了父親臨終時的情形,看上去他走得很是安然和慈祥。
我父親總共十姊妹,五男五女,父親是老大,十姊妹中只需二男二女四個成了家,其他的均因疾病而夭亡。叔叔生了八個子女(六男二女),在五十歲時因得白血病逝世。父親逝世時只剩下二個親妹妹,二個堂妹,一個是父親的三叔生的,一個是父親的五叔生的,我父親的三叔和五叔(我叫三公和五公)只生有一個獨生女,沒有兒子,所以父親在世時,把這二個堂妹和親妹是相同看待的,父親終身大公忘我、樂于助人,是個愿幫助、肯吃虧的人,只需宗族中有什么事他都會挺身而出,從不計較個人得失,他口快心直、能說會道,在村子里是說公平話、辦公平事的人,他的人品和作為受到在當大眾的交口稱贊,他盡管沒有給咱們留下物質財富,但卻給咱們留下了最名貴的精力財富,在父親身上不光有著難能可貴的優秀品質,并且有著秉承著血脈的家風,這些都值得咱們代代繼承和發揚。

百字祭文:
敬愛父親,是個布衣,終身磊落,光明磊落;
大公忘我、克己為人;重情重義,涇渭分明,
日子樸素,艱苦勤勉;說話公平,辦事公平;
心直口快,待人真誠;扶貧濟困,具有愛心;
鄰里鄉親,眾口好評;品質優秀,社會公認。
編撰祭文,思念父親,高風亮節,精力不朽。

父親生平介紹:
父親出世鄉村,祖輩都是田儂,自己讀了一年私塾,少年時跟從祖父在一地主家打過長工,也被國民黨抓壯丁服過兵役,復員后回家務農。解放初當過村里掃盲教員,并先后在早禾田村、羊角村做過出產隊會計,從六十年代開端一直在出產隊參與農業勞作,耕田耙地、栽種收割是出產隊里的勞作能手,砍柴剁坎被稱作村里的“快刀王”。他能說會道,能寫會算,辦事公平,大公忘我、涇渭分明,具有強烈的正義感,是鄉民公認的為村里說話主事的人。父親1991年因病逝世,享年73歲。